致敬祖国:书写峥嵘岁月的个体悲欢 发布时间:2019-11-03 15:22:57

作者:周才树,南开大学文学院讲师

《我和我的祖国》今天正式发行,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陈凯歌是首席导演,黄建新是首席制片人。来自关虎、张白一、徐峥、薛卢晓、宁浩、陈凯歌和穆晔文的七位导演分别执导了《夏娃》、《相遇》、《赢得冠军》、《回归中国》、《你好北京》、《今日流星》和《护卫队》七章。作品由七个重要时刻组成: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1964年中国第一次原子弹爆炸成功,1984年中国女排奥运会胜利,1997年香港回归,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16年神舟十一号返回舱成功着陆,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它结合了历史时刻和国家记忆。

制作人们熟悉甚至亲身体验的真实事件的电影,会不会进入纪录片或科教片的范式?《我和我的祖国》以商业大片的形式展现了现实主义基调、浪漫情怀和象征性的未来。之前的《大复兴的开始》等作品已经开启了贡品电影的商业模式。群星云集、壮丽的场面和生产氛围为主旋律电影的产业化进程探索了一条有效的道路。各种各样的明星都产生了巨大的票房吸引力,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太多了,让人看不见。政治诉求、商业运作和明星面部化妆已经成为这类电影的典型特征,扩大了主旋律电影的经济效果和社会反响,但在电影叙事和审美表达方面没有重大突破。

《我和我的祖国》延续其商业生产模式,汇集了一支强大的生产团队。导演是过去十年票房成功的代表。大多数演员都是老年、中年和年轻的电影明星。值得称赞的是,这部电影巧妙地将新中国发展的宏大叙事与人民自己的喜怒哀乐融为一体,将个人情感生活融入到国家当前的现实中,从而表现出温柔而不墨守成规。在建国典礼前夕爬上旗杆进行焊接的工程师,在国家原子弹事业中隐藏自己名字的研究人员,以及陪同游行的女飞行员都和蔼可亲,可敬。他们不是被描绘成闪亮的英雄,而是有着自己个性弱点的普通人。这缩小了剧中人物和观众之间的心理距离。恋人注定要在人群中彼此分离,老朋友在岁月中偶然相遇,青少年在白天寻找流星,这些人可能是你的过去或你遥远的地方,但他们已经激起了普遍的情感,并一起投入到爱国的集体情感中。这部电影突破了旧的英雄叙事,从个人叙事的角度获得了集体的情感认同。

例如,《你好,北京》生动地讲述了北京奥运会前夕一名出租车司机的故事。葛优扮演的司机完全是个无名小卒。他的身体体现了典型的汉字。这部电影以一种新的方式出色地再现了主角的滑头、幽默、老练和善良。他在公司赢得了奥运会开幕式的门票,并到处炫耀。在他儿子的生日聚会上,他带着一种仪式感在每个人面前出示门票,借此机会取悦他的儿子并赢得面子。然而,他没有意识到这些票被一个从汶川来北京观看奥运会的男孩拿走了。司机怒不可遏,开始寻找并追赶那个男孩。当他得知这个男孩在汶川地震中是个孤儿,只想到北京的鸟巢去看他死去的父亲修建的栏杆时,他内心柔软的琴弦被拨动,门票被慷慨地分发出去。男孩似乎也被某种力量所激励,问道:“你呢?”司机仰起脸说,“我有萨马兰奇。我去再拿一个!”男孩想了一会儿,问道:“你能再给我爷爷一张票吗?”在奥运会开幕式上,主持人碰巧采访了坐在前排的男孩。他说他想感谢出租车司机给了他车票,但是他记不起司机的名字了。他只知道他秃顶,穿着红色的鞋子。这时,司机戴着帽子,穿着深色运动鞋,看着鸟巢外大屏幕上的男孩,笑得很开心。这个微笑,泯灭了世界上多少卑微和冷漠!

《我和我的祖国》是一部将意境与历史事件相结合,将时代风格嵌入历史图像,并使用相关事件真实视频的电影。其次,叙事逻辑将国家意志和个人记忆交织在一起,从胡同居民、科研人员、草原少年和女飞行员等普通人的角度出发,共同建构了他们对祖国的民族情怀。历史往往是力量的书写,而记忆是非常个人化的。历史不能约束记忆,记忆也不能书写历史。这部电影在历史的真相和人们的记忆之间找到了许多交汇点,通过多重角色的多维身份唱出了新中国70年的多彩篇章。一部承载着民族力量、民族认同和个人记忆的电影,完成了热爱祖国的使命,让辉煌的历史更加辉煌!(周财树)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长期以来一直在征集优秀作品。我们真诚邀请您以态度、温度和深度评论文学作品、事件和现象。这篇文章应该在2000字以内,意思清楚,内容完整。一旦缴纳会费,将支付相应的报酬。请留下您的联系信息。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提交邮箱:wenyi@gmw.cn。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