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盯上共享充电宝:暴力破解、闲鱼倒卖 发布时间:2019-10-23 01:33:58

资料来源:燃气财经作者:周晶晶

以前,共有自行车被秘密锁起来。现在,共有的收费宝藏已经被视为自己的了。

最近,《财经》发现大量的充电宝藏破解教程出现在闲置的鱼上。一些人声称他们可以通过使用手机软件破解。费用在6-20元之间。怪物和街电是受冲击最大的两个充电宝品牌。此外,还有小电流、来电和呼哧呼哧的电流。共享充电宝江湖中的“三电一兽”全部幸免。

这些“破解”的收费宝藏也以9到50元的价格出售给闲置的鱼,怪物是最贵的,大多在30元以上,鹿晗定制基金卖到了45元。

图为闲置鱼上出售的共享充电宝藏的“破解”教程。

燃气财经(Gas Finance and Economics)通过卖家提供的方法“破解”了怪物和街头充电宝(后来还回来了),并向怪物负责人询问了破解的情况。另一方说情况还不清楚。

针对这一现象,闲鱼相关负责人告诉燃料经济,“对于这类非法服务,一经查实,闲鱼将首先删除相关商品,并处以扣分和禁止在相应账户上分配商品等处罚。在严重情况下,账户将被直接冻结。”

“软裂化,永久使用,只有一部手机”是大多数闲置鱼企业在他们的教程上贴的标签。

“软解决方案是使用手机软件来解决,”商人胡斌告诉燃气金融。

这听起来很技术性,但下订单后,发现在胡斌发来的教程中,所谓的“开裂”与技术没什么关系,所使用的道具已经从手机软件变成了“胶布”。

图为闲置鱼卖家发送给财经部门的“快线”。

胶带的用途是包裹充电宝的外部金属芯片。这是在假装归还充值卡并结束订单后,从卡槽中取出充值卡。胡斌解释道:“如果芯片没有包装好,卡槽就会锁住放入的充电宝。”。

以下是与公司客户服务的斗争,这更像是一种耍无赖的行为。

“当我还在给宝藏充电的时候,我告诉顾客它还没有准备好。我让他帮你完成订单。当我归还它的时候,我必须用手堵住卡槽,以防它突然出现。这是为了让顾客知道里面有一个充电宝藏。5分钟后,我面前的充电宝藏就是你的了,”胡斌总结道,“充满了例行公事。”

图为闲置鱼卖家发给CNFE客服通讯的“教程”。

对胡斌来说,他“破解”了两个怪物和三条街的电力,偶尔也会遇到挫折。“一旦他得到更多,客户服务部门说他会冻结24小时。我会每隔一个晚上去一次,然后告诉他(客户服务部)收费的财宝已经被拿走了。”

胡斌提醒财经部门,“拿着充电宝的人太多了,迟早会被发现的。”。“这种方法两天内不得使用。如果你现在想拿走它。”

燃气财经了解到,一些意识到槽孔的品牌升级了产品,除非强行拆除,否则无法破解。然而,强行移除的充电宝藏无法正常充电。

然而,比魔鬼高一英尺又高一英尺,另一个游鱼上的商人展示了一个关于“不能使用的充电宝藏也可以被破解”的教程——准备两个打火机的电子器件,同时触摸两边的圆形金属芯片,直到三个指示灯闪烁。最好戴手套,否则电子设备会打滑。

胡斌也理解这个原理,并成功地运用了它。据他所知,目的是“从交换机上解开充电宝藏”(燃气财经友情提醒:破解共享费用宝藏是非法和危险的,请不要模仿和尝试。)

这对于行业来说并不新鲜。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员工李山告诉CNFE,他们早在一年前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公司也进行了一些产品升级。

例如,在充电宝的侧面增加一个扣环,只要将充电宝放入卡槽中,就会立即被堵住,弥补了金属芯片只有在感应后才会被锁住的漏洞

李山补充道:还增加了一个吸收装置,这相当于汽车电动吸门和手动阀门与过去的区别。你把充电宝放在这个返回口,自己吸入。如果有问题,你会把它吐出来,并且不能归还,这表明你还没有归还,你仍然会扣除这笔钱。这是由机器决定的。

虽然《破解闲鱼教程》基本涵盖了市场上的主流品牌,但李山认为,当前企业造成的损失可以忽略不计,“收取宝藏费几十美元,10,000元才几十万美元,资金损失不大,这对于企业来说还是个小情况。”

由于借用收费宝需要先绑定支付宝芝麻信用和微信支付点,这也限制了被盗金额。“一个账户拿不到多少,高频背景会注意到它,这相当于电子商务平台频繁退货。”

对线下商家的控制也成了障碍。如果企业的客服发现充值卡卡住了,客服有权打电话给放入充值卡的商户,要求他们帮忙检查,“商户肯定会很乐意帮忙留意的,因为这会影响商户的利益。”

李山告诉燃气金融,目前,商家在分销方面有很大的发言权。商家通常获得充电宝藏一半或更多的电费收入。“现在市场竞争太激烈了,如果你给50%,我就给60%,很难得到好的渠道。”

虽然财产损失不大,但类似事件也给企业的安全埋下了隐患。“例如,有人偷了并分享了一辆自行车后发生了事故,这对于公司来说并不是什么大责任,但会影响品牌声誉。”李姗的分析。

两年前,高峰时期共享自行车经历了类似的痛苦。

“把它放在我家前面,它是我的!”在一段视频中,一位老人说得对,拍了拍自行车,然后推回家。在大学宿舍的下铺,几辆黄色的汽车被折叠起来,摇摇晃晃。不仅如此,在住宅区的走廊里,商店前面,甚至地铁站都可以看到带私人锁的共用自行车。

因此,关于“国家质量镜”的讨论也被触发,受伤的自行车共享企业别无选择,只能通过用户举报,并增加他们在运营中的护理,希望能震慑肇事者。

现在,作为共享经济的产物,共享的收费宝藏也正经历着类似的命运。幸运的是,更多的壁垒让企业减少了损失。

然而,这不能掩盖行为的严重性。广正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斌告诉CNFE,未经许可破解共享收费宝并试图将收费宝归自己所有的行为绝非“不文明”,还涉嫌盗窃共享收费宝违反刑法。

简而言之,收费宝藏的所有权属于共享公司。在代码扫描过程中,我们与共享公司形成租赁关系,用户只有使用权。然而,利用共享公司的漏洞或其他手段将共享的收费宝藏私有化,并将其视为自己的财产,已经构成了对法律的侵犯。

然而,发布在线“破解”教程的企业与兜售开锁方法和解码共享自行车的企业具有相同的性质。只有从出版行为的角度来看,它才可能构成教唆犯罪,而教唆犯是被教唆人所涉及指控的共犯。不咨询或不出售就发布报告是不够的,还可能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重庆百骏律师事务所律师周贝补充称,从行为角度看,将收费宝从共有公司转移到私有制涉嫌盗窃,但是否立案取决于不同地区的具体立案标准。

包括北京、重庆和浙江在内的大多数地区都将盗窃金额定为2000元以上,即个人盗窃价值超过2000元的公共或私人财产,符合立案标准,将被怀疑犯有刑事罪。

此外,如果行为人故意损坏和破坏共有收费宝,如暴力拆除和砸毁,可能被怀疑故意损坏公私财产,损坏金额或价值较低者将被怀疑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并面临行政拘留或罚款。

薅羊毛玩得很开心,但他可能不小心打破了法律的壁垒并为此付出了代价。

应受访者的要求,胡斌和李山被假定为假名。

资料来源:燃气财经作者:周晶晶

v